8000億流動性釋放在即 降準有哪些信號?

2020-01-02 20:53:59來源:瞄股網作者:小愛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近5年來,央行往往會在春節臨近期間送上降準“禮包”,此前2015年2月、2018年1月、2019年1月均有降準措施落地。

每經記者 李玉雯 邊萬莉每經編輯 盧九安

新年首日,央媽放出8000億的“大禮包”:決定于2020年1月6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此次降準是全面降準,體現了逆周期調節,釋放長期資金約8000多億元,有效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穩定資金來源,降低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資金成本,直接支持實體經濟。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近5年來,央行往往會在春節臨近期間送上降準“禮包”,此前2015年2月、2018年1月、2019年1月均有降準措施落地。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范若瀅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春節前雖有加大釋放流動性的必要,但降準并不是唯一選擇,還可通過增加公開市場操作力度來起到相似的作用。選擇春節前降準,一方面,與春節前的現金投放形成對沖,有助于呵護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在春節期間保持基本穩定。另一方面,釋放長期資金,有利于更好的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跨年時間點央行有投放流動性的必要

據了解,在此次全面降準中,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農村信用合作社和村鎮銀行等中小銀行獲得長期資金1200多億元,有利于增強立足當地、回歸本源的中小銀行服務小微、民營企業的資金實力。同時,此次降準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通過銀行傳導可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特別是降低小微、民營企業融資成本。

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此次降準與春節前的現金投放形成對沖,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仍將保持基本穩定,保持靈活適度,并非大水漫灌,體現了科學穩健把握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2015年-2019年 M0供應量 數據來源:Chioce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報告指出,跨年時間節點,現金需求、考核、銀行報表時點等多重因素都使得歲末年初市場流動性壓力比較大。并且2019年12月下旬投放的14天逆回購資金節后即將到期,到期壓力可能給市場帶來短期的波動,為對沖到期壓力,同時應對春節臨近市場流動性需求的壓力,央行也有流動性投放的必要。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近5年來,央行往往會在春節臨近期間送上降準“禮包”。例如,2015年2月4日,央行決定,自當年2月5日起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同時,對小微企業貸款占比達到定向降準標準的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額外降低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對中國農業發展銀行額外降低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4個百分點。

2017年9月,央行決定對普惠金融實施定向降準政策,凡前一年貸款(指單戶授信5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個體工商戶和小微企業主經營性貸款,以及農戶生產經營、創業擔保、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助學等貸款)余額或增量占比達到1.5%的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可在央行公布的基準檔基礎上下調0.5個百分點;前一年上述貸款余額或增量占比達到10%的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可按累進原則在第一檔基礎上再下調1個百分點。此項措施于2018年1月25日實施。

2019年1月4日,央行決定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置換部分中期借貸便利(MLF),具體操作為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別下調0.5個百分點。同時,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不再續做。

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明明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流動性供需來看,因為春節、元旦前的流動性缺口比較大,所以央行會通過各種工具組合去增加流動性供給。不過這個工具不一定是降準,之前也做過臨時準備金動用安排(CRA)等,也能通過MLF等工具增加流動性供給。

范若瀅指出,綜合考慮各方因素,2020年貨幣政策將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預計共有2~3次降準。一是經濟下行壓力較大,2020年實現“兩個翻番”目標,需要加大力度“穩增長”;二是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有待進一步降低,減輕企業負擔;三是全球貨幣寬松已成趨勢,進一步打開中國貨幣政策約束。當前市場普遍預期2020年貨幣政策有望向更寬松方向調整,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增強市場主體信心。

政策信號釋放下的“如期而至”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降準在市場看來頗有“如期而至”之感。2019年12月23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成都銀行自貿區支行考察時表示,將進一步研究采取降準和定向降準、再貸款和再貼現等多種措施,推動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明顯緩解?偫砗霸9天后,央行降準舉措跟隨落地。

2011年-2019年 大型、中小型金融機構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數據來源:Chioce

時間再往前看,2019年9月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及“堅持實施穩健貨幣政策并適時預調微調,加快落實降低實際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政策工具,引導金融機構完善考核激勵機制,將資金更多用于普惠金融,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

緊隨其后,2019年9月7日,央行放出“全面+定向”降準大招。具體來看,全面降準: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定向降準: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1個百分點(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而此番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為2018年以來最大力度投放,其中全面降準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

2018年9月26日,《國務院關于推動創新創業高質量發展打造“雙創”升級版的意見》發布,其中提到,“完善定向降準、信貸政策支持再貸款等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引導資金更多投向創新型企業和小微企業”。當年10月7日,央行決定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當日到期的MLF不再續做。

明明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現在我國整個宏觀政策的透明度和前瞻性越來越強。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的決策機制、包括與市場的溝通情況越來越好,可以有效地引導市場預期,平穩市場,有助于更有效地發揮政策作用。

快速索引:

天天乐彩票游戏 西甲篮球联赛排名 幸运农场计划专家 足球比分500 车联网是什么功能 安徽11选五综合走势图 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pc蛋蛋幸运28开 单机麻将四人免费 广东11选5助手下载 网上赚钱捕鱼游戏